NICOLE是肯園已經離職的學姊,雖然不認識她,但一直知道她,有一段時間坐公車時常常看到她出現在公車上的小電視中,示範按摩的節目。這段時間,他親赴災區工作,協助台東聖母醫院團隊到現場服務,我看了好開心!要為她鼓鼓掌!以下是她這些日子以來的紀錄,本文轉載自大樹戲劇工作室http://blog.pchome.com.tw/news/0701023/3/1313635925/20090814225303/


這位原住民姊姊說她這輩子沒有這麼享受過。


8/8星期六

莫那克颱風來襲,我原本打算回台北,卻因台東對外的交通完全中斷而滯留。

8/9星期天

台東市區雖然風雨很大,但沒有聽說什麼災情。下午,我跟著聖母醫院團隊到太麻里參加救災開議,聽完教友哭述家園被沖毀的慘狀,我才瞭解到災情的嚴重。

海邊堆滿了從山上沖積下來的漂流木

大水沖毀了嘉蘭村

隨後我們到位於介達國小的災民收容中心,那裡的環境擁擠,人很多,氣場很雜亂,汗味夾雜著酸臭味很不好聞。當時我還沒有想法,也不知道我在我的專業上能幫上什麼?雖然沒有聽到太多的傷亡,但是我看到災民們心裡的創傷,此時應該是很適合芳療來減輕傷痛。當然我不知道他們要不要我幫忙,但我的想法就是先準備好。人的部分,至少有我在;精油的部分,我便想到自己的好朋友,便開始打電話請大家幫忙募集精油。台北的朋友都非常支持,讓我很感動,讓我更有力量去做這事情。那天的感覺沒有什麼詳細規劃,做多少算多少了。

 

8/10星期一

上午,我們再度進入介達國小。整個嘉蘭村房屋被沖走66戶,受災民眾超過300人,沒水、沒電、物資也缺,現在醫療團隊進駐了,修女的心靈輔導也來了,災民們需要的似乎就是這些,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空間發揮,找不到地方切入,而且他們對於芳療也很陌生。中午吃飯時我沒有很開心,心裡很著急,但我只能等待時機。還好聖母醫院的團隊給我很多鼓勵,他們說你一定可以好好發揮的。下午,我們開車上山,進到媒體還沒有報導的嘉蘭村。路況很糟,很危險,我心裡其實很怕。從山上鳥瞰才真正看到災情的慘狀,整個太麻里溪出海口附近的橋樑、房屋幾乎全被泥沙所淹埋。

大大水將整座橋樑沖斷淹沒,令人怵目驚心。

車子大概開了四十分鐘,我們到達金峰鄉活動中心的臨時收容所。我看到院內的同事玉蘭,她的家整個被洪水沖走,現在一家八人只能借住親戚家,全身家當只剩下身上這一套衣服和小腰包。我問她睡得好不好?她說根本睡不著。我想我至少可以先幫自己人呀!我在廣場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角落開始替她精油按摩。當時我還有另一個想法,說不定災民看到了,會主動找我幫她按摩,因為她們剛開始一定會覺得不好意思。

玉蘭的家整棟房子被大水沖垮了。

我用精油為玉蘭做肩頸酸痛和頭部按摩,民眾果真圍過來並希望我也幫她們按摩。災民們的情況都差不多,受驚嚇、睡不著、肩頸酸痛,其實他們一聞到精油的氣味就很感動了,感覺到被關心和被呵護,知道有人是支持他們的。芳療當然不是一次就會好,但至少可以在很短時間內紓緩壓力減輕疼痛。

精油按摩讓玉蘭得到很大幫助,她馬上想到一位獨居的姆姆(原住民女性長輩的尊稱),她的先生去年剛過世、小孩又在外地,應該很需要按摩,便去找她。我問姆姆哪裡不舒服,有沒有慢性疾病?姆姆說她頭很痛,不能睡覺,但又不好意思來麻煩我們,其實她的身體很硬朗,只是這次的驚嚇太大的,現在全身沒力氣、頭痛睡不著。她從來沒有被按摩過,也不知道該如何配合。我請她放輕鬆,一樣用精油為她做肩頸酸痛和頭部按摩,做完後,她的頭不痛了,原本晦暗的臉色,現在也恢復了光澤。她很開心,非常感謝我們,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按摩,她說原來按摩這麼舒服。

雖然這天我只有幫兩個人服務,但我自己很感動,我終於幫得上忙了。

 

8/11星期二

我們再進嘉蘭,此時物資已經開始進來了,還包括醫療團隊。昨天的姆姆告訴我她睡得很好,我很開心。有了前一天的經驗,開始有人主動找我按摩。這一位是煮飯的姊姊,每天都要站好久,連續幾天工作下來,整隻腳都是腫的。我輕輕一碰,她就喊痛。我用精油慢慢為她按摩,她一聞到香味,表情就開始放鬆了。

廚房的這位大姊連續站了幾天,整隻腳都腫了,輕輕一碰就喊痛。

圍觀的民眾也愈來愈多,連精神科醫師都好奇地跑過來看我們在幹什麼,他們說:「沒有在災區看過這樣的服務。」我只有一個人,排隊的人卻愈來愈多,根本做不完,我便開始教住在當地的居服員為其他人按摩,我為她們準備精油,教幾個簡單的技巧,他們便互相按摩了起來,大家開始有說有笑的,氣氛不再像剛剛那麼緊繃了。忽然,一位慈濟的師兄過來說有個大愛台記者中暑了,吃了藥,但還是很不舒服,問我能不能幫忙?我當然義不容辭,無論是災民或是救災的工作人員,真的都需要放鬆一下,路才能走得更久更長。



光是聞到精油的香味,人便輕鬆一半了。

唉喲!很痛但是很舒服

今天我真正覺得自己有發揮的空間,原來被接受的感覺這麼好,因為精油按摩,我看到災民們的互動,當他們身體放鬆後,至少有短暫的快樂和身心紓緩。雖然我的身體有點累,但心裡很充實,覺得很值得。晚上,我與「家庭芳療師」班上的學生分享芳療在災區的運用,大家都聽得很感動,都答應一起到災區為災民服務。我也開始思考,我一個人的能力有限,如何讓更多人接受精油按摩,如何讓部落年輕人一起共同幫助老人家?

 

8/12星期三

我事先聯絡好住在當地的居家服務員,請她召集幾個部落年輕人,我來教他們按摩,他們可以為部落裡的人服務。台北好友的精油也都寄到了,讓我可以調油送進災區。我教部落年輕人簡單的肩頸放鬆按摩,當然要在短時間內學會按摩並不是件簡單的事,但光是聞到精油的香味可能已經放鬆一半了。其實只要有愛心、願意做,不需要太複雜的按摩手法就可以做得很好。我送他們精油,希望他們可以互相按摩,與其悶在那裡,不如大家彼此服務。

我教災民放鬆肩頸的按摩技巧

在這裡我要稱讚一下原住民朋友,他們對身體的覺知很敏銳,學習速度很快,完全超出我的想像,原住民對精油香味的接受度很高,畢竟這些元素都是自然的,來自大自然,都是原住民生活裡原有的部份。我曾認識幾位原住民芳療師,他們對身體的敏感度很高,立足點其實比一般人好,但到了某個層次後就無法再提昇了,這可能還牽涉到內涵、教育、民族自尊等問題。

至於這幾天以來我的身心感受呢?我很感謝!其實除了投入第一線的救災行列,我還要帶領一週三次兩個糖尿病人的運動班,還要到安寧病房陪伴癌末病人,晚上還有芳療課程,一天只能睡五個鐘頭,雖然身心疲憊但不覺得累,精神是很亢奮的,因為每天可以幫助這麼多人,心裡是被滋養的,覺得活得很有意義也很健康。我很感動芳香療法這條路愈走愈值得。

這一次可以把芳療帶進災區,我要感謝聖母醫院團隊的支持,他們願意給我這樣大的空間和機會,也要感謝災民們願意讓我為她們服務,我才能獲得這麼寶貴的體驗。我一個人是不能完成的這麼多事情的,我要特別感謝肯園國際、德芳亞太發展協會、芳權國際的全體員工、SUNNY、NEO無私地免費提供精油、精素,還有聖母醫院家庭芳療師的同學們協助調油。還要感謝凱龍學員為我所做的「燒毀儀式」,讓我始終覺得能量充滿,同時也感謝他們為災民所做的一切。感謝這麼多關心我的好朋友,因為有你們的支持,我才可以繼續努力。謝謝大家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ughterofsun 的頭像
daughterofsun

芳香庭院

daughterofs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