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titled.bmp 

http://www.foryoung.com.tw/big5/shop/product_class.asp?class1_id=5&vino_id=102

這幾天,去餐廳吃飯成了有點小痛苦的事。

因為家裡沒裝電視,在公司吃飯幾乎是我唯一可以看到電視的時候,然後你就會見到一幕幕淒風苦雨的畫面,每一餐,我不是強忍著,不然就是要低著頭默默的流淚吃完。

Feyond是個在南台灣為芳療堅持與努力的女子,他父親是前立委顏文章,妹妹是現任議員嚴曉菁,這幾天,他們前往災區深入現場,帶回來許多令人心碎也令人欣慰的消息,心碎的是現場的實際狀況比媒體的報導還糟,在如此緊急的狀況之下,那些公務員依然是打著官腔在意著他們的官話,而欣慰的是,Feyond自挑腰包,帶著20公升的香茅油所製成的上千瓶芳香噴霧,分送給高醫、高美、義大、高榮等醫療團,以及民間團體,慈濟、展望會等,大家都很高興的收下並且迫切需要這些芳香製劑。

跟化學消毒藥品比起來,這些成本高昂的芳療品看起來似乎還蠻愚笨的,但是真正從身心牽繫的角度來理解的話,我們就會承認神經系統與免疫系統之間無法被分割的關連,人在最憂傷、哀慟的時刻,正是最容易被病毒、病菌感染的時刻,人的心,可以堅強的抵禦一切磨難,也可以脆弱的連一股冷風都禁不起吹。

如果在那個看似絕望的深淵中,一抹香氣能夠帶給人一個片刻的溫暖與撫慰,讓芳香分子去處理儲存在大腦邊緣系統裡的深層恐懼與哀傷,那麼這就是植物帶給人們最大的恩賜了吧!據說,這幾晚災民安置中心整晚擴香薰衣草精油,孩子的哭鬧聲減少很多。

今天,我終於鼓起勇氣一一打電話給所有我認識的,熟的、不熟的南部朋友們,很高興大家都很平安。

我最掛心的,是一位住在太麻里的朋友,他是台灣少數在推廣與提煉本土芳香植物精油的人,我現在使用的純露幾乎都是從他那邊來的,土生土長的植物所製作成的精油,用起來就是很不一樣,不論是氣味還是療效上,會覺得就是帶著一種樸素、踏實、直接的能量,簡單說就是台灣味啦!

還有一位也是住屏東的國軍,現在正忙著救災,沒時間跟我講電話。

另外,高雄人名凱,他明天也要進甲仙幫忙做法事,明天是很多人的頭七,他畫了一堆符要用,不知道夠不夠。

最最讓我高興的是,今天看到報紙上,說到屏東霧台佳暮村的村民,被四位也是佳暮村人的空勤隊員全數救了出來,我曾經在那個村落裡被全村的人招待,雖然只是短短兩天的緣分,但是那些原住民同胞的可愛性格卻讓我永生難忘,這個年代,有誰會因為一起度過兩天的日子,然後在離別時依依不捨的流淚問你什麼時候再來?這種這麼敢愛人、這麼真誠的情感表達,在都市中會嚇到人吧!照片中還有幾位我熟悉的臉孔,看見他們憶起家園而淚流滿面,圍繞在一起唱詩歌做禮拜的樣子,離開時跟他們的祖靈暫別,不知道何時再回故鄉,很替他們不捨,但也再度被他們感動。我啊!從來就不曾為他們做過什麼給予過什麼,那兩天,包吃包住包看表演,他們用歌聲感動過我,用他們的情感愛我,現在他們的苦難當前,卻依然為我示現了那股心靈與原始信仰的力量。

今天對那些受災的人們有了新的想法,或許他們早在投生這一世時,就決定了要在此刻共同投入這場災難吧!為激起人們的慈悲心、為喚起我們對生命與環境重新的思考、為我們展現生命的強韌與脆弱、為了那個第五次元世界的到來,真正需要被救贖的是我們這些一直都好好的活著的安逸的人,真正被療癒的是我們這些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自私靈魂吧!這些天,很多人都會發現自己其實可以有一些不一樣的存在狀態,我們生命的本質其實比我們想像的更真善美吧!原來真正的菩薩與天使,是他們那些受苦的人啊!

用什麼來報答你們呢?我想是好好的活著吧!更美善的活著,才不辜負你們的犧牲。 

想到我身邊的這群朋友,都這麼認真的在為這片土地努力著,心裡面就好感動,我自己雖然不是南部人,但是我對南台灣也有一種莫名的情感,這個世界會更美好的!一定會的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aughterofsun 的頭像
daughterofsun

芳香庭院

daughterofs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ammy
  • 讓我們一起努力地活著吧!